产品中心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

导致过去追求的真相

时间:2019-01-12 16:34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 点击:

  鹿鸣先生在解释文里强调了他对甘肃的独特感知,以及触发他写作此文的感情触点,但这些写作上的动机未能实现。最终成稿是建立在大比例的已有报道基础上,以致于整个文本的调性偏离了鹿鸣先生的自有体验,即使最后采取大体量议论和第一人称试图淡化,可效果未遂。
 
  这些就是我对甘柴劣火一文的看法,它存在着洗稿的明显手法与不算少的部分。并不是只要挑明信源就可以免责的。鹿鸣先生本来可以在解释文中有更坦率的回应,可惜也没有。当然,甘柴劣火中也有鹿鸣先生专属的用心,除了事实材料使用的心机,相信也有复杂的善意。
 
  作为我个人而言,对甘柴劣火这样的整合信息是很不“感冒”的,因为这些全部信息我都在它们发生时、报道时知悉,我不需要这样的文本展现给我看。而且,事后整合式报道省略了彼时表达情境、报道环境的氛围和细节,删减了记者与媒体艰苦的突破,导致过去追求的真相,变成而今咀嚼烂熟的口水。
 
  其实,大众对甘柴劣火变成业界内部的甘柴劣火是无感的,过去严谨的事实报道,经由优秀写手的操作,变成煽动情绪的利器。在新闻材料而言,这是二次利用的优秀成果,但中间这个创造究竟是天使还是魔鬼使然,“各界”就各自表述了。
 
  甘柴劣火成了网红文,也许间接说明了一些趋势。在日常报道受限的情况下,一个贪官的落马,会提供短暂而狭窄的论述空间,集合式文本可能会被自媒体自觉地大量使用起来。在读者新闻素养很现实的水平下,诱惑只要仔细激发就能别有天地,退役记者会本能地捡起这个工具。
 
  甘柴劣火的洗稿风波,也提示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,那就是无论是自媒体还是机构媒体,即使平常如何强调两者的不同,但不应妨碍一个统一的价值标准成为职业的守则。甘柴劣火肯定是意识到这个问题,但最终的样子有点首鼠两端(很抱歉用这个词),挺遗憾的。我倒觉得,王和岩对甘柴劣火的愤怒,是缘于一种对洗稿至高境界的察觉与警惕。无论偷换字词,还是把材料拆零,都是技术性的洗稿,但还有一种洗稿方法,是贬抑信源,将关键的、排他性的信源进行降维处理,以故意的漫不经心来实现洗稿。
 
  财新对武威、王三运等人有着独家报道和独有材料,这些独家在当时的新闻竞争中独占鳌头。世易时移,甘柴劣火在使用它们的时候,将其混同在一般媒体的公开报道中加以处置,很难说这不是有意为之。这属于触及灵魂深处的洗稿,敏感的人会尤其生气。
 
  在判断甘柴劣火是不是洗稿之作时,还有一个“回头看”的检验标准。那就是这个文本最终给人的印象是什么?很显然,它给人综述类报道的印象,而不是一个长篇宏论。这也是鹿鸣先生不讨巧的地方,既然是“综述类”“报道”,洗稿与否将变得特别突出,关系人也会特别在意。